眼镜娘路过

我慢慢地写,你悠悠地看。

▲临摹作,原作是画室提供的,不知道是哪本书上的。

这个假期复健的最终结果OTZ
大概复健70%???
虽然想要成为大触但是我现在好惰怠啊_(:з」∠)_

镜面——触碰(2016.春末)

▲谢绝转载。
▲练习作,非同人,不商用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右眼下有一颗泪痣,他的在左眼下。我们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少年伸出手,指尖隔着玻璃抚摸着对方。他能够感受到玻璃的凉意与它坚硬的质地。在手指用力的时候,指腹的肉被挤压得变形,手指也更加地贴近对方。对方也同样地用力着,努力地透过玻璃感受另一个世界的体温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双手按在玻璃上,与对方重叠。“所谓‘合二为一’的感觉吗?”他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天鹅湖的电影,相爱的两人的手互相重叠,便能引发奇迹。他看见对方苦笑了一下,慢慢地伏在玻璃上,将自己的左半边脸小心翼翼地贴上来。他也同样将自己的右半边脸贴上去,隔着玻璃,轻轻地磨蹭。他闭上眼,坚硬的无机物传来柔软的触感。他感到右眼下的泪痣在发烫,滚烫的温度似乎就要灼伤自己,但他却因此欣喜,这温度就像来自另一个生命的渴望。他必须要竭尽全力地感受,如同机械几乎自爆一般地高负荷运转,才能感受到那微不可察的引力。不自觉地,他把胸膛也压了上来。有力的振动通过冰冷的无机物传入耳朵。
        扑通!扑通!扑通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这具肉体中的心脏从未停止过跳动,这么多年来,只有你和它一起,一直一直陪着我。”少年想着,“那么现在,它是否会成为你与我的联系呢?”他数着自己的心跳的拍子,竭力地分辨着在这规律的鼓动之外的,对方的心跳。
        房间里回荡着少年的心跳声。清晰得让少年几乎落下泪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抬起头,与对方沉默地对望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他亲吻了这面镜子。
        在他转身的时候,镜子里的少年只是安静地目送他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,真的相爱着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高中随便写的,我连这篇文是什么文体都不知道,就算语文不及格也要放飞自我_(:з」∠)_
当时看了蒋勋老师的《因为孤独的缘故》小说集,有意识地模仿了他的文风。(←虽然是东施效颦)
凌晨睡不着没事干就把这个发上来了。
其实《镜面》我写了三篇,这篇是写得最好的,所以我只发这一篇。╮( ̄▽ ̄)╭

回复那个AcVo是我,《挽回》是基于我的设想写的,虽然发展可能不太一样_(:з」∠)_

挽回(←开个头,也许会写完)

▲谢绝转载。
▲晓薛同人,非商用,原作为《魔道祖师》。
▲这仅仅是一个开头,不知道能不能写完。发上来勉励自己。
▲我写文慢到死,不介意就看。
▲写得不好望海涵。
↑↑↑完全接受就往下翻吧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补充一句,这个是我在b站论坛里get的梗,我的b站账号是AcVo(←第一次用lofter发东西,我不会贴图,下次发图片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宋岚一直等着这一刻。
白影从他手中的锁灵囊里徐徐飘出,最后,在空中凝成了一名身着白衣的道士。
“子琛。”
宋岚攥紧了锁灵囊,嘴唇抖了半天,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。
“我现在看得见,”道士温和地笑着,“子琛,你写出来便是。”
宋岚抽出拂雪,几道剑光闪过,地面上留下一行字:
“星尘,对不起,错不在你。”
道士走上前,拍了拍宋岚的背,轻声说:“嗯。”
宋岚还欲再写些什么,却见道士的身子渐渐散去。
转世了,投胎了。
也好,也好。

(二)
地面的尘土被雨水一搅和变得湿润泥泞,滑溜溜的。街头流浪的乞儿光着脚却跑得飞快,本就脏兮兮的裤腿上又溅起一串泥点子。小孩泥鳅一般钻进小巷子里,追赶他的人便再也找不见他了。
小孩发现那人没追上来,就停了脚步,靠墙蹲了下来。他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摸出两个硬邦邦的脏馒头,连灰也不擦就往嘴里塞。有他半边脸那么大的馒头,三两口便没了影。大约是吃的终于进了肚,小孩放心地开始在这附近慢悠悠地溜达起来。时值仲夏,就算昨儿下了一整天的雷雨也没凉快多久。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估计没多久地上的泥就会被晒干,小孩这么想着,挑了阴凉的巷道继续走。
也就那么一眼,他瞅见一墙角上堆了些破布,心中一乐,跑了过去。去年的冬天太冷了,小孩仍心有余悸,就想这些布可以捡着过冬。小孩刚扯了最上面那层布,就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孩子在破布里睡着。
这可不好,这些布原来是别人的。
小孩遗憾地放下手中的布。但又的确不舍,多看了几眼。这多看了几眼,小孩才发现这在布堆里的人脸上泛着青色,嘴唇也是乌紫的,就像以前看见的路边的死人。
诶,莫非死了?
小孩轻轻拍了拍这人:“喂,起来老。”
“天都大亮老!你没得事吧?”
“莫睡老!”